无言的父爱

陈佐 阅读:2809 2021-04-12 20:47:59 评论:0


  幸福不在乎天长地久,只在乎曾经拥有。——题记

  在我的印象中,父亲是一个极神秘的人,他从来不将自己的情感表达出来,每次家庭聚餐,他总是吃得最快的,每次亲人间恰聊,他总是言语最少的,所以在我的内心深处,一直藏着对父亲那种敬畏之情。

  大概是上辈子吃苦吃怕了,父亲一心只想让我和弟弟考上一个好的大学,自懂事起,我就被灌输着一个道理“老百姓只有读书才有出路”。于是我便拼命地埋头苦读,可是过程总是艰辛的,当你怀揣着希望去迎接挑战时,它总是冷不丁地给你当头一棒,我也不例外。

  那是我进入高中以来第一次考试,本以为发挥较好,可以给父亲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,可当我接到那份额外沉重的成绩单后,我如同晴天霹雳般,心情坠入谷底。

  在回家的路上,我不时地偷看着父亲,准备寻找合适的机会,等到路上的行人渐少,我才小心翼翼地将那张羞愧的成绩单从书包里掏出递给父亲:“爸,我想向你解释……”还未等我把话说完,只听见耳边“呼”的一声,一个巴掌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我的脸庞,那本就不稳固的眼镜瞬间飞了出去,我顿时便被吓蒙了,耳边只回响着“嗡嗡”的声音,脸上开始火辣辣的疼,我呆呆地望着父亲,想得到他的一丝怜悯,不争气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,止不住的下落。我不知道是否是错觉,在父亲转过身的那一瞬间,我似乎看见一滴浑黄的液体从父亲的脸颊滑过,他终是无情地走了。只留下我一个人愣在原地。黄昏,在太阳余光的浸泡下,我的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。

  此后,父亲的话便更少了,而我与父亲间的距离也愈来愈远就如同那平行线,似乎永远都不会有交点。

  直到那天晚上,母亲走进了我的房中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欣儿,你爸要外出工作了,你别倔,去和他道个别吧!”而我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,母亲便叹声离开。

  这是我自那以后第一次主动地到父亲的书房,只看见父亲独自一人倚在窗前大口大口地抽着烟,那一圈圈滚浓的浓圈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  “爸,妈说你要出去工作了?”“嗯”父亲应了一声。“能不能不去?”“为什么”父亲扭过头来看着我。晌久,我才吞吞吐吐地冒出一些字:“听说外面的疫情很严重,还是留在家里吧!我担心你!”父亲竟笑了一下“有啥好担心的,欣儿你知道我最放不下心的就是你和弟弟,你们要加油,我这么拼命地赚钱只为了供你姐弟俩读书,你要懂得父亲对你们的期望知道吗?”我点了点头,知道父亲外出的决心已无法动摇。

  父爱,一个看上去似乎很熟悉的词,然而我从来没有收到他真正的解释,如今,我终于明白了父爱没有诠释,只有用心去感悟,用心去触碰,用心去寻找。


本文 陈佐博客 原创,转载保留链接!网址:http://www.wszjj.com/post/1564.html

可以去百度分享获取分享代码输入这里。
声明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发表评论
搜索
关注我们

支持博客公益捐赠